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癞驼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天气已经快到秋天了,合肥这个地方还是那么热。

    店里的生意惨淡的不得了,新招的伙计是个女大学生,叫赵佳。我搞不懂的是一个女孩怎么喜欢我店里的这些玩意。我呢就是家里的一个变数,一个兄弟是搞网络的,整天闷在家里不出来,老爷子不知道骂了多少次,后来也就随他去了。我既继承了我老爷子的精明,又有我二叔骨子里的那股豪迈。

    二叔走后就到合肥来混迹江湖了,我不知道他做的是什么生意,但是绝对和倒斗的差不多,可以说就是倒斗的。混了这么多年也没有被条子抓到倒也显出二叔的本事。我学的是博物馆系,就是考古的。当初我老爷子是死活不同意啊!差点没有把我扫地出门,可能是怕我和我二叔一样。见鬼的是我居然真的和我二叔一样。唯一的差别是我混的连我二叔的脚趾头都比不上。

    出来以后我接手了二叔的一家店铺,还是我好死赖活在我二叔那里求出来的。不过店铺真的不怎么样,在新加坡花园城这里,来来往往的都是车道,连个人都没有,整天就是听着蝉叫,搞得我心里很烦。我请求二叔很多次叫他带我去倒斗,每次都是一句话给骂回来,后来我就索性不提了,不过心里却没有改变过。

    虽然店里的生意不怎么样,但是我做的这些就是这样。所谓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说的就是这些。店里的大多都是水货,谁敢把真货拿到台面上来卖不是找死。真货一般都是晚上交易的,有个地下市场,干我们这一行的叫他鬼市。有时候也有上千年的好货,都是被一些大老板买去的,一般都不会知道他们的姓名。条子曾经来扫荡过,但是什么也没有抓到,因为放眼望去全部是地摊烧烤。这也是一种掩藏手法,至少减少一点怀疑。

    我店里十有八九是假货,都是二叔买来掩人耳目的,也有少数清朝的,都是一些破碎品。条子以前也到我这里来查过,没差出什么也就不了了之了。

    话说新来的这个伙计真不错,里里外外收拾的干干净净的。看她要去擦古董上面的灰我连忙制止了。“别擦,小佳别擦那个!''“怎么啦老板,这上面脏死了,我给打扫一下。''“我告诉你啊小佳,古董呢越脏越好,只有脏才能看出他的历史沧桑感不是''赵佳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我继续趴在柜台上面。

    这时候一个屋里进来一个四五十岁中年人,进屋就大喊‘’二爷在吗?''我一看这种老杂毛我就不想理他,找我二叔的肯定不是好货。说不定还是条子呢!于是我说:“二爷不在,只有小二爷在这里,你找的是哪位二爷?''那个人可能也知道我呛他,显示出很尴尬的神色。于是他说:”我找石言石二爷。“这时候我抬起头来看他,仔细打量了他一番,我确定我不认识这个人。于是我说:”你是谁,你找石二爷有什么事吗?“那个男人狐疑的看着我,然后摆摆头说:”没见到石二爷我什么也不会说的。“于是我对他说:”我就是石言,有什么事你说吧!说完赶紧滚蛋,我貌似不认识你。“因为怕他是条子,所以也就没有给他什么好话。

    那个男人自己在我那里找了张椅子坐下,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他说他叫癞驼子,早年蹲过号子,这次是一个人派他来的,并且那个人说只要说是他派来的他绝对会接受,他说是姚天宇派他来的。听到这个名字我不由得咯噔一下。老姚是我早年间的玩伴,后来去了美国,现在估计比我混的好得多。因为他的名字特别妖,所以我管他叫“老妖”,那个男人继续说下去,“姚老板现在在北京,不久他就会过来。今天他派我来是有一件事,他叫我交给你一样东西。”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件手帕,上面画着一个花纹。

    看着那个花纹,我整个人都在震惊之中,心跳一下就急促了起来。我做梦也没有想到那个东西是它。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