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1 三姑奶奶是个穿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秋风吹打落叶,走廊外的丫鬟一个扫成堆,一个用粗布袋蹲在那捡,三太太苏氏走到窗边,听着这嚓嚓的声音,不由的想起儿时的路边,金色的落叶厚厚的一层,脚踩下去,咯吱咯吱的脆声,捡片完整的好看的树叶夹在书里,不久碎成渣,弄的满书都是,讨来一顿训,可下一年依旧如此,或许只有那个年纪才会一丁点快乐都乐不此彼。

    春草掀帘进屋,道“太太,关了窗吧,这会风又起了。”

    三太太回身坐下,“你不是不知我顶不爱屋里关窗,一点不透气,整个人都闷的慌”

    三太太苏氏随手拿过之前没绣完的图,“这不开窗呀觉得闷,开了窗手伸出又冰凉,绣花针都拿不住了”

    春草笑着说“那也不好对着窗子站着,进了冷风,着了凉,到时受罪的还不是太太”

    “你这话从跟着我起就叨叨,叨叨到我抱孙子”

    春草抿嘴一笑,道“奴婢年年说太太可是年年都不听的,幸好太太身子底子好,太太听奴婢一句,前儿个才说胳膊疼,可不就是吹了风”

    前儿个,前儿是气级使劲向三老爷甩胳膊,那才胳膊疼的,没甩着老爷,却把自己胳膊耍的疼。

    春草接着道“这几天秋藤家去了,不然让她好好给太太揉揉,再用上三姑奶奶上回拿来的活血化瘀的药油,揉两天就好了”

    三姑奶奶的婆家是武将之家,有特质的断骨损伤活血化瘀的药油,她时不时给娘家拿回来一些。

    这时,远处咚咚的几个人脚步声急匆匆的,院子里丫鬟声“三姑奶奶来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就见帘子猛的掀开,一个浓眉大眼却一脸冰霜的妇人进来,她坐下对着春草说“给我倒杯水”

    春草应了声下去。

    三姑奶奶如果除开一脸寒气,也是个貌美妇人,可惜因为守寡只能一身素色,头盘高髻也只一个墨玉发髻贯之。

    “三嫂,我家死老太婆又出幺蛾子”三姑奶奶黑着脸道

    苏氏心里想,你说她死老太婆幺蛾子,她肯定也在背后说你败家媳妇搅家精,你个现代穿的横冲直撞二三十年,不是有个好娘家,早不知在哪死翘翘了。

    苏氏把绣花绷子递给端了茶进屋的春草,使个眼色,知意她带人离远点。其实也不用交代,每次三姑奶奶来,都是清场的,不然她有时胡言乱语让下人听到也是不好。

    “又闹什么了,”苏氏见怪不怪的问道。

    三姑奶奶气的一拍桌子,“她要将我的双儿许配给她那打秋风的外甥孙,”

    三姑奶奶丈夫早死,留下两个女儿,大的叫蓉儿,小的叫双儿,苏氏吐槽,如果有的生老三是否叫小龙女,她有多稀罕老金呀。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