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66 雄赳赳气昂昂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五月,府里除服,都换了新衣服,太夫人把儿孙都召集来,来了个大聚餐。

    欢声笑语,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侯爷和三老爷都给母亲敬了酒,说了吉祥话,祝愿母亲年年岁岁都健康,好让儿孙们尽孝。

    太夫人满口好好的,仰脖喝了酒,其他每房儿孙都长子为代表来给祖母敬酒,就是三房的老大,有点啰嗦,太夫人是插话打断,喝了酒让他退下去招呼孙子去。

    过后太夫人给刘婆子说,这个二孙子比她个七十多的老妇人还啰嗦,真不知道三儿子怎么有这么个儿子。

    宋八已经带着老父回府了,三老爷把庄子都收拾好了,宋八叫了三老爷去了旻庄一趟,说这么久都没出来聚聚,叫了周六,三人在旻庄喝了酒,周六如今是越过越滋润,就这几天,他媳妇被诊脉说怀了,他大喜过望,见三老爷出来了,就纠缠着非要知道三太太那时的食谱,问了一大堆问题。

    把个宋八羡慕嫉妒恨,他一直想来个老来子,就是闺女也行呀,没见媳妇怀上,这周六不吭不哈的,好事让他给摊上了,但他面上也是大笑着恭喜。

    三老爷也跟着得意,把知道的都说了,还交代周六千万要顺着媳妇,要啥给啥,不能给气,周六仰脖道:“谁敢给我媳妇气受?我打不死他!就是我,都每天跟孙子似得紧着伺候着,店里都交给姜老二了,赚不赚银子的,哪有我儿子重要?就是我岳家,都送了几个懂妇人生产的婆子,我可是想到那会你急成啥样了,嘿嘿。”

    说到这周六不好意思,那次为这事,他和三老爷宋八还打了一架,想想自己那时真不是玩意,摊到自己媳妇有了,他想,谁敢在媳妇生产那会找事,他真的要砍人了。

    周六给二位倒了酒,严肃郑重的陪了礼,还打了自己俩嘴巴,说那会他不是人,但以后绝对不干那些糟事,肯定要给儿孙积福。

    都过去的事了,再说这几年,和周六相处的也不错,都知道他不是黑心思的人,估计也是被人撺掇的脑子一热就干了糊涂事,三老爷和宋八把酒喝了,也不计较过去的事了。

    都喝了酒,就在旻庄住下了,派了下人回府告知下。

    三老爷回去后给太太说了周六媳妇怀孕的事,苏氏就收拾了些礼物,带着大儿媳孙氏,亲自上门去看望了周洪氏。

    周洪氏虽然有些害羞,她也是大女儿都嫁人了,儿子也该成亲的年龄,这会怀上了,都不好意思见人。

    但见是贤淑夫人来了,她心里高兴,这个贤淑夫人当初生最小的,比她年龄还大哪,所以周洪氏热情的迎进来,客气几句后,也问了很多怀孕期间的问题,最后让人备了好些回礼给了贤淑夫人。

    出去后的苏氏给儿媳玩笑,这送礼的还有拿回的比送的还多的事情,孙氏是羡慕,但也抱着希望,她还年轻,肯定还能生,小大房只有一个儿郎,她想要是再怀上就好了,这除服了,要是怀了,没准再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