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64 美滋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二姑太太说洗三不办了,办满月就好了,闵家人也打听了,谢府好像都是不办洗三的,也就没啥意见。

    四月初五闵氏嫡女满月,廖安志是二老爷的外甥,服小功,早已除服,所以满月那天,除了谢府人没去,其他姻亲都去了。

    姜太妃带着孙子孙媳,国公夫人带着孙媳冷氏,宋小二也跟着,白家白姑太太还在京,就等闵氏满月了就回江南。

    还有孟薛氏、聂叶氏,就是苏府陶氏带着大儿媳也去了。还有其他相熟人家,和一些官家女眷们。

    三姑太太也在场,不知道的人都吃一惊,因为和谢二姑太太很像,原本她在京里也没什么交好的,外人见她也少,见了都是一惊,一问,是白家老四太太,就是被封为毅勇夫人的那位。

    这时京里人才知道这个毅勇夫人是谢府太夫人的远房亲戚,宋氏,南方人,她一口不标准的南方口音,让人听的别扭,是呀不说是呀,说四呀,吃饭说四也,谁也不和她说话了,太累。

    把个国公夫人是忍着笑,还得装的不熟悉她,听她在那装腔作势。

    闵氏满月过后,白姑太太就来和谢娇告辞,说同去的有白三太太母女,就是那个和郝家义绝的白玉禾。

    谢二姑太太惋惜,还不到二十哪,白姑太太说形如枯槁,也是,打击太大,当初那么不听劝的一门心思嫁的良人,却是个卑鄙无耻之徒,让个刚出嫁一年的新妇如何接受的了,不用别人说,她自己都过不了她自己那一关,无法能想通。

    而曹家,俞氏生了个儿子后,打算等孩子三个月后,她带着孩子去晋阳,要和夫婿曹田在一处,松柏夫人同意,但让把小儿子留下,老大女儿可以带去,路途远,小儿太小,路途遥远不放心。

    关氏听说后,也想带着女儿和俞氏一起上路,宋江氏不愿,被宋八训斥了一顿,气的在屋里大哭,宋八从辽东带回来个妾室的父亲,虽说没让住进宋府,但在外买了个宅子给那人住,还带着庶子见那个什么越先生。

    宋八原本就是个义气之人,对越先生如此,并不是看在是个妾室的父亲份上,而是当初用别人之时许了愿,回来就得兑现,哪怕不是姨娘亲父,是个外人,他也不会失言。

    可宋江氏气不过,宋八是原本不给媳妇说辽东的事,怕她嘴长,到处说去,可见她总盯着个妾室没完了,想起德哥说的,有什么说开了,要是不理解,再说,都不知你什么意思,肯定会误解。

    于是宋八就语重心长的给媳妇说了他的辽东历险记,没有说得意,反而说的惊险和受苦,把个宋江氏听的眼泪不断。

    最后宋八来个总结:“你说我能说话不算话?用了人家越先生就不管了?人家可是为了要见失散了的女儿和外孙才答应放了我,又帮我姐家事,要不是因为子旦是越先生外孙,你估计就要当寡妇了,可如今,你就和个可怜人唧唧歪歪的,我不过是做个守信之人,难道我宠着哪个妾了?把越姨娘抬高了?不是因为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