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章: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借由剑势,向全身散尽。”

    晓行将腰间的雪霁交到了石兰的手中,继续的说道:“你们蜀山的人注重蛊术而非内力,所以你再修炼我道家的心如止水,倒是互补而行。”

    石兰则是握着手中的雪霁,尝试着将全身的内力向浑身调动,“按照你的说法,不是万川秋水更加的适合我吗?”

    “你的心中有家国之恨的执念,心若止水能够更加的平复你内心的情绪,不至于走火入魔。”

    晓行一边用自身的内力调度着石兰体内的内力,一边说道:“我想即便蜀山倾覆,但是你的亲人们都一样你能够好好的活下去吧。”

    “我……”

    石兰忽然轻轻一笑,问道:“内功心法从来都是不传之术,你为何要传给我?”

    晓行闻言倒是一愣,摇摇头说道:“武功这东西存在的意义就在于给予需要的人,再说了,这不是怕你给我拖后腿么。”

    “真的吗?”

    石兰又是轻轻一笑,挥舞着手中的雪霁,尝试着运用心如止水的调动。

    “当然。”

    晓行看着石兰的模样,忽然笑着叹了口气,转身走出了院子,向身后摆摆手道:“我出去赏赏风景,你也别太累了。”

    “恩,早点回来。”

    石兰随手的朝着晓行摆了摆手,看着晓行逐渐消失的背影,同样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我为何要传功与她?难道只是因为恻隐之心?”

    晓行轻笑着摇了摇头,朝着荀子的小屋缓步的走了过去,嘴里却是感叹着说道:“实在可笑啊!”

    ……

    虽说晓行的这一处小院已是距离荀子的院子最近,不过荀子的院子却是在一片竹林之间,让晓行随着那颇为曲折的小路,方才到了门前。

    这一次的晓行并没有太多的随意,而是伸手轻轻的扣了扣竹门。

    不过一会儿,竹门便被打开了,一童子好奇的走了出来,拱手道:“请问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晓行自然回礼,拱手说道:“道家,晓行,来见过荀子。”

    “道家晓行?”

    小童一听倒是一愣,他听师傅说过,晓字辈可是与荀子一个辈分,连忙拱手道:“夫子正在下棋,我去向他老人家禀报。”

    “麻烦了。”

    晓行轻轻的点了点头,看着小童忙忙的跑了进去,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

    竹屋之中,屏风之后,却是正摆着一副棋盘,两边分坐着一老一少。

    此刻方才的童子闯了进来,看见老者正在思虑手中的棋子该如何落下,便站在了一旁,不出一声。

    足足些许时间之后,老者才缓缓地落下了棋,看着对面的少年再一次机会快速的落下了棋,轻笑着开口道:“何事啊?”

    童子闻言连忙回答道:“夫子,外面有一少年,自称道家晓行,拜见夫子。”

    “晓行?”

    那少年却是忽然抬起了头,大声道:“那个混蛋怎么会在这个地方!夫子,我跟你说……”

    “行了行了,莫要如此急躁。”

    老者无奈的摆了摆手,开口与童子道:“去吧,将他请进来。”

    “是,夫子。”

    童子闻言缓缓地退了出去,而老者则是继续的考虑着手中棋子的去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