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九章:鹰虎,黑暗狂欢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时光飞逝如浪潮涌动,无论心底里接受与否,一代新人终究会换去旧人。

    中华武士会,当年五虎十三鹰的统领配置依然存在着:

    五虎:李策、朱鹏、萧破军、杨采儿、韩猛;

    十三鹰:金守念、柳鹤鸣、铁巨灵、月神遥、范文东、柳生水月、河田纲、朴惠喜、谢玄、徐孝先、阿布舍克·巴强、乃蓬·猿、断念和尚;

    这是,最初,最早期的五虎十三鹰名单,现在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老的老,死的死,若不能突破生命阶位界限,就终究无法抵挡时光浪潮的冲刷。

    谢三,谢灵运。家学渊源,他是当年最初代十三鹰中,谢玄的后人,谢玄虽然已经去世,但谢家经过这数百年的发展,却已经成为一个体量不小的大家族了。

    但到谢灵运这一代,谢玄的血脉嫡系却仅仅只剩下谢灵运一人了,他的两个哥哥在早年的厮杀当中死于对手的剑下。

    出身剑道世家,生于剑,死于剑,这也并没有什么好说的,但也许真的是因为谢家的残余气运都集中在了谢灵运身上,这位谢三少自幼潜心修剑,将古巫圣道体系当中的混元御剑经修得出神入化,宛如天成。

    在一座因诸天位面战争而废弃的古老星球上,长相俊秀、长发,气质如诗人般的谢灵运提着自己古旧的连鞘长剑于雨雾当中漫步行走。

    他是去杀人,不是去吟诗的,但在谢灵运个人而言,杀人会让他产生一种吟诗般的浪漫感。

    注视着眼前的破败城市,草木生长,这位谢家的三少爷憋半天憋出一句:“真TM的好看。”

    说完,这位谢家三少爷的身影又一次融入雨雾当中。

    谢家虽然家大业大,但已经没落太久太久了,而这一次的五虎十三鹰排名,必须有一个位置属于谢家。

    虽然,自己有两个哥哥已经死在复兴家族的道路上,但若不能复兴家族,谢灵运觉得自己还是去死更痛快一些。

    中华武士会最初代的五虎十三鹰,大多不过是三阶传奇上下,顶多是潜力相对比较强一些,而在数百年的发展之后,现在中华武士会评选五虎十三鹰,高阶传奇那是入选起步,谢灵运虽然已是四阶半神,但若没有能够拿得出手的亮眼战绩,这次五虎十三鹰的选择他依然是没有把握的。

    当年,五虎十三鹰是宗门内部比斗一下就完了,现在则是由通天巫塔评价个人综合战绩,不再内部比斗、内部伤损。

    “你很罩着他吗,我记得当年你与谢玄的关系也就一般啊,现在怎么这么在意他的后人?”经过漫长时间调养与朱鹏亲手的调整梳理,已经恢复人性理智的范智贤与双手抱怀的范文东站立在远方高楼上,俯览着谢家新生代的强者。

    今时今日,范智贤脱离兽性疯狂恢复理智,而范文东则已经以古巫圣道成功冲入五阶超凡境界,其战力之强,可以碾杀寻常的六阶辰星级大巫师。

    “不是我很在意他,而是陛下希望提高这些有天赋小辈的成材率,眼下这个谢灵运,还有同样在竞争五虎十三鹰之位的燕狂徒,都是陛下青睐之人,我自然也就要在意一些。”

    “另外,你没事了吧?恢复的还好吧?可不要再突然发狂,这里是一处巫师的黑市,你要是在这里发狂的话,我可就顾不上谢灵运了。”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范文东侧头关切得上下扫视范智贤,那眼神让范智贤多多少少有些受伤。

    “滚。陛下让我成为世界守护者,以巫网抽取出我无法负荷的超凡魔力后,我就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范智贤当年之所以会疯,是因为急功近利导致意识无法负荷以邪门左道强行增幅的自身能量,因此生命阶位虽然成功晋升了,但却几乎变成一头丧理智与自制力的疯狂荒兽。

    在当时来说,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让范智贤恢复正常,但在朱鹏成为巫帝继承通天巫塔后,一切却变得不同了。

    让别人成为世界守护者,是将之与巫网连接,然后灌入巫网当中储备的无尽能量,而让范智贤成为世界守护者则是反过来,将之与巫网体系连接,然后抽取出范智贤意识无法负荷的那部分力量。

    这样一来范智贤正常情况下变成半神阶位,而全力出手状态下激发巫网,就变成了一位打法比较狂烈的五阶超凡者。

    “其实,这些年来,我的意志一直都是有的,我还是能够模模糊糊得感受到外界的一些情况的,但当时体内的能量暴虐肆意,如果我不把绝大部分意识集中在控制能量上的话,我当时就会爆掉……当然,最后这其实是有利于我锻炼能量控制能力的,就当作是一场百年闭关吧。”无论怎么说,苦日子总算是是熬过去了,无论是对范智贤来说,还是对整个中华武士会、对华夏地球遗民这个种族来说。

    而就在这个时候,恐怖的能量爆发已经在远处扩散爆开了,一直都在暗中进行杀戮的谢三少爷谢灵运终于被发现,在场至少有七位超凡五阶的巫师出现并施法合击出手。

    磅礴的能量纵横咆哮着,黑市当中的中低阶巫师竭力防御或者向远方亡命逃去,这个等阶的战斗,仅仅只是余波就已经非常恐怖了,扩散杀伤十足。

    古巫圣道修炼体系的混元御剑经,讲究的是以人魂养剑,御使剑灵,吸收元素之力,化地、水、火、风,时空六大原力入剑,修到高阶境界时,便如谢灵运此时此刻一般,手中一剑挥出,方圆数百里内塑能系元素疯狂盘旋汇集着,剑气或化为寒冰,或化为火焰,或化为紫电、飓风,名副其实的:一剑山河动,天地七旋变。

    相比自己的七名五阶超凡对手,谢灵运仅仅只是一名四阶半神的巫者,但他此时此刻整个人汇入能量洪流当中纵横穿梭,不是人剑合一胜似人剑合一,居然犹如在刀尖上起舞一般,于最细微的缝隙处一穿而过,将一名攻击最猛烈、但对自身防守最少的五阶超凡巫师一剑绞杀。

    朱鹏在寻仙世界学习过最正统的剑仙之道,炎黄丹法体系本身也有这部分的内容,最后在古巫圣道当中自然不会不充分融入。

    战场,浓烈的血雾涌入到明亮的剑光,让谢灵运手中的长剑“赤痕”变得更加凌厉,恍若沾血的獠牙。

    纯粹巫师体系,比之古巫圣道体系的最大缺陷处在于,精神力极端强大对比脆弱肉身的不可调和矛盾。

    纯粹巫师体系,基本上只看到强大肉身带来的种种负面干扰了,但巫师文明体系真的没有注意到肉身对于精神力的制动阀作用。

    事实上高阶的大巫师很多都有精神疾病,他们不再在乎饮食,不再在乎男欢女爱,不再在乎享乐,他们在乎的仅仅只是对未知世界的探索,对于无上魔力的永恒追求。

    因为这种精神疾病是有益的,因此整个巫师世界都无视了它的有害性,甚至于认为这方才是真正的巫师。

    但事实上,任何之极端,都必然有代价要还偿。

    以极端的精神力压迫脆弱的肉身,肉身带来的种种欲望问题是没有了,但前者极端化带来的种种偏执心理现象也就无从缓解了。

    修真文明体系比巫师文明体系强大之处在于:精神、心灵、肉身,三个三方面的修持。

    巫师文明在精神方面极端强大,但在心灵与肉身这两个方面几乎是相对空白的。

    朱鹏以炎黄丹道、洪荒巫族古修法弥补了巫师文明这两个方面的不足,导致的结果就是一些强大的古巫圣道修炼者,哪怕没有天劫淘汰体系,依然可以越阶挑战,甚至于剑挑众生,以一敌众。

    谢家三少爷谢灵运苦修的混元御剑经,就是炎黄丹道与巫师文明塑能系结合,完成的相对完美作品。

    洪荒巫族古修法方面,混元御剑经的侧重并不是很够,但待日后谢灵运修到人剑合一境界后,这个短板本身也就被弥平了,倒也算不是破绽。

    范文东、范智贤,在远处眼睁睁看着谢灵运以一敌七,犹如刀尖上翩翩起舞般,以小搏大,将七名镇场子的五阶超凡巫师杀尽、杀溃。

    在战役的最后,范智贤幽幽得叹了口气道:“后生可畏啊,他还不到两百岁吧?”

    “……他们拥有的资源是我们那个时代没法比的,当年陛下同我们一起爬冰卧雪拼杀于诸天世界的时候,哪有成体系的古巫圣道给我们学。因此,你也不用感慨。”言说着,范文东缓缓转身,到现在谢灵运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虽然伤势不轻,但这一役将是他最甜蜜的果实,自己并不应该出现,影响小家伙肆意品尝果实的口感。

    十三鹰之谢灵运,代表曾祖,再争排名。

    ……………………

    对于精灵联盟、对于罪狱之手来说,这整个中位面宇宙大混战的日子,是没法过的。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精灵联盟与罪狱之手,都是由大统一状态的巨无霸巫师文明,跌落到战乱时代的,大量的死亡当然让他们脆弱的神经感到非常难以负荷。

    然而相对来说,中华武士会的状态就比他们好太多了,战死,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死法,因为比冻饿死实在强太多了。

    中华武士会带领着华夏遗民,是从奴隶贱民的状态中缓缓起身的,一路行来,战斗与鲜血都未断绝过。

    精灵联盟与罪狱之手巫师学院觉得现在的日子太难过了……中华武士会,华夏遗民,只觉得现在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了。

    当年最穷苦的时候,华夏遗民给巫师当实验品、后来好了一点,给人家当奴仆、当情人、当rbq。

    现在,成为战士争战诸天,为我族的荣耀浴血厮杀。

    朱鹏毕竟继承了卡萨的遗产,通天巫塔物资是不缺的,唯一缺的是人,有人才有战争体量,有人才能诞生人才乃至于天才。

    朱鹏当年,基本算是给鬼形人当实验品出身,用来检验尚未完全完善的冥想法。

    李露,当年就是他导师的rbq,只是这小子硬生生翻身农奴把歌唱,完成了自己的人生逆袭。

    而现在呢,充足的物资,充足的教育资源,充足的性资源。朱鹏从来都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的人,女权主义者的死敌,但当一个种族强大到极处时,平权化现象自然就会出现,现在的华夏遗民不仅仅是男的找一堆情人拼命生孩子了,连女人也是如此。

    并且同华夏男子一样,这些女人生找一大堆情人生的孩子,同时归入到华夏一族。

    当然,受限于生理上的限制,在效率上女人终究是没办法同男人比的,除非加入巫术手段,如试管婴儿一类法门。

    燕狂徒,就是出生于一个底层的华夏遗民家庭,他父亲养了二十多个猫女,五个狐女,他母亲不堪忍受两人离婚,然后她母亲也开始找异族男宠……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燕狂徒对于这种事情也没办法太在意。

    只是,相比自己那些毛茸茸的弟弟妹妹,常年脸色发青、枯瘦得跟个木乃伊似的燕家老祖终究还是喜爱自己这个纯炎黄血统的孙儿,因此不惜家财送燕狂徒入中华武士会学艺。

    因为父母的纯血与和氏璧作用下种族气运的强化,燕狂徒加入中华武士会时,测试出来的血统纯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七,达到龙脉者的程度。

    这个消息令燕家上下欢欣鼓舞,包括燕狂徒那些猫族与狐族小妈,因为家族出现一位大人物,多少能够照顾到她们的孩子的。

    现在的华夏遗民,不管是不是有钱,有多少房妻妾,没有三阶传奇的家庭成员,那就是普通人家,若再没有入阶的职业者,那就是社会底层。虽然这个社会底层,依然足以让许多异族女孩趋之若鹜。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