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五九章 见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说到底,没有筑基的练气修士,比起修士来,更像是普通的凡人。

    法决可以加快伤口的愈合,但没有食物,虞之华很清楚他撑不了多久。

    虞之华一时分神,竟然等来人进了帐篷才发现,他警惕地支起上半身,凝声道:“谁?”

    帐帘后露出一张陌生的脸,是个男修,穿着玄微宗的道袍。

    有了凝霜这样的前车之鉴,虞之华不敢高兴的太早,虽然对方修为并不高,但他还是谨慎地口称前辈:“……如果前辈能带我离开这里,我家中必有重谢。”

    “倘若前辈不愿意,晚辈斗胆请求前辈留一些食物给我,我愿意用灵石来买。”虞之华一只手撑地,另一只手艰难地从腰间扯下一个乾坤袋。

    他将乾坤袋打开,露出里面晶莹剔透的灵石。

    数量虽然不多,成色却很好,内里灵气浓郁纯净,是最适合修士吸收灵气的那一种灵石。

    顾昭看了一眼那袋灵石,顺从心意从中摸了两颗在袖里:“你们虞家不是早就没落了,什么重谢,难道是骗人的?”

    客气话被戳穿,虞之华一张脸瞬间涨得通红,但很快,他羞愧的神色中有一抹惊喜一跃而出:“您是,玄微宗的那位小仙师?”

    虞之华腿上的伤口并不大,但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所伤,伤口边缘一圈的皮肉都已被腐蚀,内里深处可见白骨,怪不得他走不了。

    见她不说话,虞之华也不敢开口,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似乎在等待她做决定。

    顾昭没有留意到他的眼神,她识海中消停了不少时间的小光团却开始活跃起来。

    每次遇到虞之华,小光团似乎都很活跃,可虞之华,又是怎么进来的?她们在叠泉谷中的时候,搜寻了不少时间,都没有看到他。

    顾昭若有所思。

    她拎着虞之华的一只手将他扔到背上,掀帘走出了帐篷。

    黑夜中虞之华的脸又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

    玄微宗的小仙师这么瘦弱,他怎么能让人家背他,可他自己却是真的没法走了……

    顾昭根本就不知道背上的虞之华在纠结什么,她一路顺顺当当地把他背进了白帐中。凝霜还没有回来,阿依娜正坐在外间满面愁容,看见她回来,不由地喜笑颜开,用她会的了了几个词雀跃地喊着“仙师”“仙师”……

    看见顾昭把背上的虞之华放下来,阿依娜愣愣地用眼睛询问顾昭,大概是想知道这是谁。

    顾昭解释道:“我在绿洲边缘附近发现的,是一个熟人,他受了伤。”

    阿依娜能感觉到虞之华身上的气息,一听到这个陌生的仙师受了伤,她微微张开嘴,去察看他到底哪里受了伤。

    虞之华不可避免地又红了脸。

    阿依娜看到他腿上的伤口,倒吸了一口气,急急忙忙地开始比划,嘴里说着什么“天神”“火”之类相近的词。

    顾昭看向虞之华,虞之华也勉强听清了阿依娜的意思,并且依稀能看出她比划的正是他先前遇到的那只妖兽,重又把路上对顾昭说的解释又复述了一遍,似乎是怕阿依娜听不懂,他语速很慢。

    阿依娜似乎是听懂了,顾昭的床榻被临时征用给伤病员虞之华做病床,顾昭轻轻松松地把虞之华挪到床上,便被阿依娜拉着手带出了帐篷。

    看她走的方向,像是要拉着她去找那位老者。

    果不其然,阿依娜先行进了帐中,片刻后,白帐内便亮起了温暖的灯火,阿依娜这才出来请她进去。

    老者已经披着袍子在几案前等她了,他神色肃穆,一反常态地快速开口问道:“仙师在放逐之地救了人。”

    “如果你说的放逐之地是那片林子,”顾昭点了点头:“我确实是在那里救得人。”

    老者紧紧地皱着眉:“小仙师在哪里,有没有看见别的什么……”他顿了顿,又问道:“另外一位仙子在哪里?”

    “我是跟着凝霜去的。”顾昭坦然道。

    老者的双眉之间皱起的纹路变得更加深刻,仿佛是几座小山丘凸起:“阿依娜,你去找赫鲁达鲁,带上小伙子们去找一找另外那位借宿的仙子。”

    站在帐篷外的阿依娜应了一声,匆匆地走了。

    老者转过脸来看向顾昭:“劳烦仙师带老儿去看看那位被救下的仙师。”

    两人又回到了阿依娜的帐中,里间的迪尔玛还在睡,手脚摊开摆成一个大字型,显然是睡得很熟。

    顾昭从里面退出来,便看见外面的老者神色复杂地看着虞之华。

    他浑浊的眼睛里,既有惊讶,又有愧疚,闪烁着晦暗难明的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