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九十九章 决战(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曾几何时,洪荒世界也如同荒古世界一般是一个整体,然而历次大劫不但造成了无可估量的生灵陨落,更是打的整个世界崩毁,从而出现了以四大部洲为主的地仙界以及外溢的气息而形成的诸天万界。

    如今,荒古世界也面临着类似的局面,不,应该说比洪荒世界更恐怖!

    每一位道果级都更加强大,其破坏力也远超洪荒世界历次大劫。

    而多宝道人和接引道人的狂暴战斗所造成的破坏也越来越恐怖,针尖对麦芒的战斗中,接引道人为了除魔已经无法再顾及荒古世界的生灵。

    交锋之中,两大强者周围数百万里已经化作一片新的混乱区,这还是因为天柱,否则早已打的地水风火暴虐而重返混沌了。

    多宝道人此刻越战越狂猛,多宝道人最喜欢的就是以弱胜强,只有在和更强大的对手战斗之中,他才会有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尽管此刻多宝道人拳头已经露出了森森白骨,可其精气神却越发的旺盛!

    在战斗中,他的实力也在不断的提升之中,靠着战斗催化了吸收的天魔张放遗留的法力,他的每一拳的力量更加的雄浑,此时竟然已经到了惊人的一百零八元归一!

    看上去比八十一元归一并未提升多少,但力量越接近极限,便越难以提升,其威力也不可同日而语,和金色的佛掌碰撞之中,余波震得不远处的天柱都浮现出了一丝丝的裂纹!

    这可是鸿均道祖为了防止荒古世界被打坏而特意设下的紫色天柱,此刻竟然显出了裂缝,可想而知现在的多宝到达了何等暴烈的拳势。

    这一战,多宝是当作生死之战来战斗的,不是他死,便是接引道人亡!要霸道,就要霸到极致,无论谁挡在前面,都是一拳轰碎。

    接引道人同样狂暴之极,佛怒之相本就有着怒目金刚,佛掌中仁慈之意早已退去,剩下的只有狂猛的降魔之意。

    不知不觉之间,多宝道人的法力已经提升到了十二个鸿蒙世界的地步,而接引道人亦然,也有着近乎十三个鸿蒙世界的法力,论强度还略微超过多宝道人。

    “接引,这一次,我们就彻底的分出高下吧!本座若是胜了,绝对会彻底杀尽西方极乐世界每一个西方教弟子!所以,你可千万别输给本座!”多宝道人肆意的笑着,目光中充斥着不加掩饰的杀意。

    “阿弥陀佛!多宝,你果真已经入魔了,也罢,今日我便决意除魔!”接引道人没想到多宝的杀性竟然如此暴烈,他能感觉到,多宝说的出做得到,若今日自己败了,西方极乐世界将无一幸存者!

    “哈哈哈哈哈,好!这样一拳一拳的打太慢了!接引,下一招我们就分出胜负吧,有你无我!”多宝道人从未有此刻这般痛快,事实上,他和接引之间的战斗已经是毫无花俏的对撞了,可即便如此,多宝道人依旧觉得太慢!

    “也好!我也很想结束这一场战斗了!万般罪孽,归于我身,此战之后,我愿为荒古世界所有死去的生灵超度千万年,以此赎罪!”接引道人脸色更加的愁苦,他的目光看到了整个荒古世界的灾难,看到了无数哀嚎中死去的生灵,百万年祥和从此烟消云散,此战过后,将是满目疮痍,却不知需要多久才能重新让生灵忘记这次痛苦。

    多宝道人冷笑连连,“知道本座为何会讨厌西方教吗?很简单,因为本座最不能忍受你们那种欺骗,天道之下,有生便有死,弱肉强食乃是本质!而你的西方教,打着仁慈的旗号,但每一次大劫你可有因为仁慈而束手过?这是假仁慈!你的那一套,本座从未相信过一个字!”

    “这一次,本座和你之间,将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不过,本座是绝对不会死的,因为本座要成为天上地下最霸道,最有权势,力量最强的存在!”

    多宝和接引道人都有着自身的理念,事实上修炼到这个地步,每一个人的心志都早已坚不可摧,甚至连些许的动摇都不会产生。

    ……

    死寂星域之中已经大变样了,之前这里存在的无数星辰已经寥寥无几,尽数被周禹和元始天尊的战斗所摧毁了,而且是分解成为最基本的粒子。

    此时的周禹和元始天尊都已经尽展所能,时空剑光与混沌剑气交相辉映,每一道剑气都照亮了虚空,时光长河之水不断翻腾,其中更有两道不同的天道力量不断争锋,所有能感知到的温暖、热烈、活力、生机等在飞快的消失,整个死寂星域中,只留下冰冷、无声、空荡,周禹身上的道袍也多了许多小洞,更有不少血迹,血肉被侵蚀,露出充满灵性的晶莹的白骨。而元始天尊也没好到哪里去,玉如意此时早已不如先前剔透明亮,发髻散乱,乌黑的头发中有了些许灰白,脸上更是显出了不少皱纹。

    周禹的天道力量加持之下,元始天尊最重的伤势并非明面上的伤,而是精气神的损伤,虽然道果级寿元无尽,但在周禹时光之道加天道之力的侵蚀下,元始天尊却明显的有了生机不足的表现。

    就仿佛纪元终结、大道崩灭时那种万事万物都走向黄昏之感。

    握着盘古幡的右手微微颤抖,元始天尊此时也不复初时之勇,至深至暗的剑光无时无刻不再侵蚀着元始天尊的道果之躯,头顶的庆云也变的暗淡下来。

    看上去竟是周禹占据了微弱的上风!

    ……

    陆压和孔宣的战斗也渐渐的接近了尾声,孔宣固然是五色神光变得极为暗淡,陆压也同样极为疲惫,道果级的战斗,每一次交锋都极为消耗心力,更何况要挣脱五色神光的束缚。

    “陆压,你应该感觉到了,你不是我的对手!从前不是,现在也同样不是!”孔宣身躯挺得笔直,目光中充满了孤傲的气息,他是天上地下最为孤傲的孔雀,无论到何时,都不会有改变。

    “那又如何?”陆压苦涩的笑笑,“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