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2章 被撕碎的系统,女娲与神龙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万兽山空间,瓢泼大雨哗啦啦的下着。

    已经有很久,吴忧都没有进到里面来了。

    视线所及之处,全都是灰蒙蒙的一片,这场大雨在吴忧身处的草原上已经下来很久。

    底下干枯的草场已经化为了巨大的沼泽,只有地势较高的地方和山边某些洞口才能找回一丝久违的干燥。

    吴忧悬浮在里脚下草水混合的平面上方一米处,天空中落下的雨水在他的身边自动散开。

    现在的草原,食物链顶端的是鳄鱼。

    到了神话阶级之上,万兽山空间曾经的那些限制似乎已经对他无效,如果他愿意,随时可以将任何手下召唤进来。

    但如今的吴忧看来,万兽山空间似乎是有点脆弱了。

    即便他仅仅是站在这里什么都不做,也能感受到自身所处位置隐隐的不稳定。

    并不是他不想淋雨所以雨水滴不到他,而是这周围的小部分空间都在绕着他走。

    空间的神秘感也当然无存,这里不过是一个面积广阔的是平面世界,类似于位面,但在四边上拥有多个传送性能量。

    “不知道创造你的是什么存在,虽然我很承他的情,不过还是抱歉了。”

    系统的界限似乎就是传说级,对于跨入了神话级的生物,就已经少了一分敏感。

    长久以来吴忧心底也有过忧虑,忧虑这个系统的目的,或者说给予自己系统的存在,其目的是什么。

    真的仅仅是为了帮助这个宇宙?

    好吧,即便是吴忧自己,最后不也对另外平行世界的“吴忧”下手了吗。

    当然,也可以理解为道路不同,但总会有什么目的的。

    培养帮手?纯粹好玩?养鱼待宰?

    除了寻找其他世界的“合作伙伴”,他也一直在等,等待那个创造系统的存在找上自己。

    如果说曾经的自己太过弱小,那么自从进入传说级,乃至神话级开始,就已经到了谁都必须正视的程度了吧?

    毕竟,就算这个宇宙真的毁灭了,自身的存在还是能维系的,神话级甚至能活在世界的间隙之潮中。

    当然,吴忧也认为,生物炼金说白了最初设定或许仅仅是一个暴兵的系统,但其可塑性却非常高,或许甚至超出了创造者最初的想象。

    并且这种创造相当依赖自己的意志想象,炼金生物上,怎么看都会更偏向于自己而不是系统。

    换在弱小阶段,这是无关痛痒的。

    毕竟,如果要做手脚,也只能是锚定星球,并从自身诞生出的意志之力着手了,这才是关键和要命的地方,也更方便省心,炼金生物可以说是帮助自己锚定星球提炼意志的工具。

    可如今的自己已经成长起来了,步入神话级之后,这些手段已经没有了意义,意志在那一刻彻底纯粹化为自己存在的一部分,没有灵魂和肉体之分。

    这么看来,对方是错过了?

    好吧,即便是错过了,也不至于完全不露面。

    多年以来,吴忧一直在等待着,可惜那位做好事不留名的创造者似乎真的不会出现了。

    恐怕,

    是死了吧!

    到了现在,吴忧还能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主动试探。

    他准备动系统了。

    意志彻底纯粹华之后,还有一点就,系统也能被“看”到了,甚至被抓出来。

    心灵深处,命运之神的虚影始终坐在一把彩色晶莹的椅子上。

    光芒内敛的修长手上,一团金黄色的光团在指尖跳动。

    念头一动,这光团直接到了实体的手上,在大雨的雨幕中散射出淡淡的光线。

    在进入神话级之后系统被抓出来的那一刻,吴忧也终于明白,维系自己和炼金生物关系的,并非是系统,而是自己赋予他们的意志。

    系统的那些功能,很多更像是借用了那些自己曾经也不太懂的规则,使之更便捷化了。

    从这点看,吴忧从懵懂阶段所做的就比那个系统创造者到位多了。

    现在站在万兽山空间,颇有种自己钻到了自己指尖玩具里头的感觉。

    我站在这处空间,而这处空间位于自己指尖的光团内部。

    究竟是我抓住了空间,还是空间包含了我?

    多么矛盾和荒谬!

    想到这,吴忧不禁露出了笑容。

    嘶啦~

    光团被手指撕裂。

    随之而来的,是万兽山空间的剧烈震荡和扭曲。

    天空中的电闪雷鸣更加剧烈,整个空间步入了世界末日,在疯狂的舞动着。

    嘶~~~

    无数道黑线自万兽山空间的各个角落出现,并且随之扩大,无数空间旋涡蕴含着巨大的吸力,将空间内的一切吸走。

    随后,整个万兽山空间化为混沌一片,并散溢为能量消失不见。

    而吴忧自己,则已经站在了世界间隙那色彩斑斓扭转的潮汐之中。

    “不用担心,你们会生活得很好的。”

    这句话是对着万兽山内数之不尽的生灵说的,那出现的旋涡是一头神话级的巨鲲所为,其腹内的乾坤世界决不会比这差,而且成长环境会更好,因为能量更丰富。

    吴忧也不急着离开这片间隙潮汐。

    而是在这里,开始了他人生中最后一次利用系统炼金。

    是的,系统被撕开了不假,不过吴忧也把炼金那部分能力单独扯了出来。

    他不想浪费这里面的一些法则,所以,他要借着这次炼金,将这部分法则一起炼化,创造出彻底摆脱系统掣肘的新生灵。

    即便到了目前的层次,吴忧也依然不得不承认,这个系统炼金所蕴含的某些规则,确实非常实用合理,而让他自己推敲出来的,肯定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

    吴忧想要掌握一种力量,最快的方法是什么?

    当然是凭借意志设想创造一种掌握这种力量的生物,只要成功,那么等于自己也掌握了那种法则力量。

    而直接借用撕碎的系统,自然能将这种射想提升至完美。

    刷~刷~刷~刷。。。

    不死的灯塔水母变种,鳞片散发着光芒的怪蛇,犹如沉睡的晶莹灵体,变幻不定好似巨大化的彩色水熊虫,凤凰的羽毛,麒麟的祥瑞之卵。。。

    一只只处于休眠阶段为了此刻专门培养过的生物,被一个个透明泡沫包裹,出现在身边。

    指尖破碎的金色光团刹那间飞出一点,并在身前化为一张宽阔的玄黑色幕布。

    炼金画板首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