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55章 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傍晚时候,广澜突然压低声音喊:“胖子——来啦!”

    “谁来啦?”胖子问。

    “猪。”

    胖子立刻兴奋起来,从工区就开始蹑手蹑脚起来,跑出去奔向了围墙,我和何永都站起来,从窗口看着胖子站在洞一口,把小猪猪的退路给封锁了。

    广澜冲库房喊:“龙哥,猪来啦!”

    二龙和林子都出来了,二龙提了一根大木棍,愤怒并且亢一奋,林子在后面满面春风地跟着,一边说:“吃肉,吃肉。”

    何永顾不得嘴疼,捧场地笑起来,“霍霍”的声音象个傻子。

    “何永!”二龙一声招呼,何永立刻来了精神,吃了摇一头一丸一般跟了上去。

    那几只小猪在二龙他们出来之前,还在问心无愧地在香菜畦里撒欢,二龙一声吆喝,大棍子嗡嗡响着飞将过去,砸在一只小可怜的身上,几只小猪立刻惊叫着往墙边奔去,胖子哈下腰,手里握块板砖,得意地等着呢。

    负案在逃的几个小家伙大吃一惊,拨头往回跑,何永和广澜手里的砖头全砸了过去,一片“贼贼”的尖一叫从猪嘴里传出来,二龙已经把棍子重新拣到手里,很专业地指挥道:“打那个白尾巴尖的!盯准一个砸!”

    几个人心领神会,一起围攻那只白尾巴尖的猪崽子,胖子注意力一集中,反而被另两只小猪瞅个空挡,从裆下溜了。二龙骂道:“看严啦!”胖子把脚往洞一口一横:“行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其他三个人终于把白尾巴的小家伙圈住,何永一砖奔小家伙的脑袋拍下去,小家伙急了,猛地一撞,冲出了包围,真可谓一将舍命万夫难挡了,可惜那小家伙昏了头,一脑袋撞进工区里来——大门立刻被二龙他们几个给把住了,胖子也应声增援过来。

    “关门!”二龙一声令下,大铁门咣当合上了。

    小猪崽把工区的气氛搞得一下活跃起来,好多人都不由自主地加入了围追堵截的行列。二龙反而不着急了,在门口先点上一支烟,气宇从容地指挥大家“抓活的”。

    最后那可怜的小家伙被何永按在了地上,支支乱叫着,二龙颠过去,冷笑着拿棍子一捅一着他的脑袋:“嘿嘿,还跑不跑?”

    广澜在旁边学《红色娘子军》里吴清华的台词:“跑!打不死就跑!”

    那小猪被棍子捅得恼了,猛一挣扎,从何永手里逃脱了,何永叫道:“喝!还咬人呢!”

    二龙的怒火也烧了起来,几步追上去,猛落一棒,小猪猪短叫一声,仆地气绝了。

    二龙踢一脚它的身体,吩咐何永:“拿库房褪了!”又喊:“老六,烧水!……吃我香菜,来一个杀一个!”

    打死了一只小猪,大家都很兴奋,一时议论纷纷,叫痛快的有,说悲惨的有,嘀咕这事完不了的有。刘大畅笑着回忆:“我在新疆改造的时候,经常有人去偷老维子的羊,回来拿大洗脸盆煮,拿火烧,也有居民偷了别人的羊跟我们换衣服的,事后想起来,有意思。”

    我问他:“你们能到监狱外面去?”

    “没有监狱,就是劳改农场,也没有这样的大围墙,谁跑啊?有跑的,得先准备一大南瓜背着,要不路上就得渴死。一道道卡哨也不好过,得在山里眯些天,风声松了才能继续赶路。”

    “跑回来的多么?”

    “跑回来十个,得抓回去十五个。”

    “怎么?”

    “又得牵扯几个窝藏、包庇的呀。”刘大畅笑道。

    我们一边干,一边扯着他们去大西北的闲话,刘大畅说当时去大西北的人,家里都以为活着回不来了,说到这个,刘大畅就苦笑道:“当时我们家属来接见的时候,后面都跟着大夫,真有一下子晕死过去的,我老娘哭得都走不动道儿了。”

    欧南在旁边听了,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