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廖正阳(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幽暗的雨林里正值中午,天上的乌云已经酝酿好了,随时都会降下暴雨。

    雨林里风儿在舞蹈,树叶在为它伴奏,花儿在为它歌唱,动物们则是在它的提醒下四处找躲避的地方,避免被大雨淋到。

    就在众多动物忙碌的时候,一声痛苦的叫喊穿透静谧的雨林直冲云霄。

    雨林一角的一片空地上,一群男人在一个女人身上肆意发泄,女人的尖叫声、求饶声、哭泣声混合着男人们的调笑声在雨林里回荡着。

    男人们只专注于眼前的“玩物”却忽视了他们旁边躺着的漂亮华国小男孩儿。

    小男孩儿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对旁边的声音无动于衷,他好似睡着了,还在做着美梦,嘴角露着甜美的笑容,与旁边混乱不堪的场景隔隔不入。

    十几个人做着丑陋肮脏的事,完全忽视了旁边的男孩儿,如果他们能回头看上他一眼,就会发现他的手指在颤动,阖上的眼皮在跳动,就连呼吸也不是平稳的。

    躺在一边一动不动的小男孩儿正是被绑架的廖正阳,他在华源时不觉得渴,所以买来的果汁还没有喝几口就放在一边了,想睡之前还明明被妈妈抱在怀里,可等他恍惚醒来时发现抱着他的人换了,他正被一个陌生的女人抱在怀里,女人看到他醒了,慌乱了一下,旁边立即有人递给她一个手绢。女人一边假装哭泣一边用手绢轻拭他的额头,还没等他张嘴问,女人就用手绢捂住了他的口鼻。女人的力气很大,他的挣扎反抗于她而言根本没用,没用几秒钟他就又睡了过去。

    他是被一阵哭声和喧闹声吵醒的,他本能睁开眼睛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可就这一眼,吓的他差点哭出来。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群,陌生的语言,不,这语言不陌生,这是英语,他在两年前就开始跟着爸爸学习了。

    这些都不算什么,真正让他胆寒的是他们的行为,那个被围在中间的女人赤身裸体,十几个男人同样赤裸着身体压在她的身上,他们的大手在她赤裸的身体上肆意抚摸,他们在亲那个女人,可她好像并不开心,和他亲妈妈时妈妈那高兴开心的表情不一样。那个抱着他的陌生女人在叫喊,她在哭泣,在求饶,可那些却男人无动于衷,大笑着谈论着什么。

    他吓的闭上了眼,脑子里闪过很多爸爸说过的话。

    “男女有别,只有夫妻间才能亲密无间,就像爸爸和妈妈一样,其他人都不行。”

    “男人不能欺负女人,不能让女人哭。”

    “世上之人无论男女均要端庄有礼,衣服要整洁,面容要干净,见到女士要尊重。”

    “无论在任何场合都不能大声说笑,在家里可以笑,在外面要保持自己的仪态,……”

    脑子里闪过的话很多,每闪过一句话都与他眼前看到的一切相背,他怕了,也明白了。

    他知道这些人不怀好意,他知道他们都不是好人,那个女人的哭喊声就在他的耳边响起,让他心惊胆寒。

    他要怎么办?他要怎么才能躲过这场劫难?

    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廖正阳只想到了装睡一途,于是他又闭上了眼睛,调整好呼吸,尽量让自己放松下来,不让人发现他已经醒了。

    一道闪电在天边闪过,有些昏暗的树丛中瞬间被照亮,十几条白花花的人肉交缠在一起,湿润的空气中交杂着浓重的栗子花的味道,让人闻之欲呕。

    “咔嚓,轰……”

    一声惊雷炸响,掩盖了混乱场景下的各种声音,男孩儿似是松了口气,嘴角更加向上微挑,将憋了半天的气息缓缓吐出。

    几声惊雷过后,倾盆大雨从天而降,惊到了一众嬉笑怒骂的人群同时也洗刷了罪恶的痕迹。

    廖正阳被一个男人抱进了怀里,要将他带到大树下躲雨,趁着走路时的颠簸,廖正阳厌恶地将脸撇向一边,强忍因他身上浓重的味道而要呕吐的欲望,闭目不语。

    他还不能醒来,电视里演了,如果看到绑匪的样貌会被杀掉,他还不能死,他要等爸爸妈妈来救他。

    爸爸说过,无论他在这个世界上的任何角落他都能找到自己,那么,他只要想办法保住这条命等着就行了,爸爸妈妈那么厉害一定会有办法救出他的。

    廖正阳暗自盘算要怎么保住这条命,绑匪们的对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们在说什么?哦,不,早知道他就跟爸爸好好学习英语了!等一下,好像能听懂一些,感谢爸爸的冷脸和逼迫让他最终还是听到了几个熟悉的单词和句子。

    他们不会杀他,只会在和爸爸交易完成后将他扔在这里,这样看来好像有点不太妙。

    他不知道这是哪里,可他也知道这里对于他这个五岁的孩子来说很危险。

    最该醒了吗?不知道现在行不行?还是再等一下吧,他们刚说完他就醒来会引起他们的警惕的,这样他做什么事都不会太容易。

    廖正阳只闭眼躺了一会儿就赶紧睁开了眼睛,像是刚睡醒般揉了揉眼睛,还打了个哈欠,然后好似突然发现了不对,张大眼睛看向周围。

    廖正阳的眼里恰到好处地闪过惊恐,然后慌乱地四下看去,在看到周围一群不认识的人时又像是被吓到般急速向后蹭去,没蹭两下就背靠到了身后的大树上,眼含泪水看向四周的人群。

    “你们是谁?我在哪里?我爸爸妈妈呢?哇……呜呜……,我要找我妈妈,妈妈,呜呜……”

    男人们听到廖正阳的哭声非常暴躁,他们怕引来野兽的袭击,更怕雨林里有外人在,引起他们的注意。

    近几年雨林边缘有无数人蜂拥而至,他们到这里旅游、搞研究、保护动植物,做一切有关雨林的调查研究,虽然这里不算最边缘,可谁知道会不会有人跑到这里?

    绑匪们高声咒骂着,让廖正阳闭嘴,可廖正阳好像听不懂一样继续哭喊,理也不理他们,可却小心地控制了音量,怕把这些人惹怒了收拾他一顿,那就得不偿失了。

    果然,绑匪们意识到廖凡白听不懂他们说话,于是让旁边那个女人给他们翻译。

    女人心不甘情不愿地接下了任务,走到廖正阳身边开始哄他,语调虽然温柔,可眼里闪过的阴冷却让人害怕。

    “阳阳,你妈妈和你爸爸有事去做,把你托付给了我,你妈妈让我照顾你,你不用怕,我是不会害你的。我们来这里就是来旅游来了,你来看看,这里多漂亮!呃!现在下雨了,看不出什么,等雨停了就好了,到那时就知道这里有多美了。这里有猴子、有红鹿、还有各种各样的小鸟,哦,对了,这里还有鹦鹉,鹦鹉可漂亮了,叫声也好听,……”

    女人憋屈地哄着廖正阳,在他耳边嘚啵的嘚啵的,嘚啵的廖正阳都烦了,干脆不哭了,换上了惊奇的表情,表示自己被吸引住了。

    廖正阳不哭了,像个小孩子一样好奇地听着女人讲述这里的地理地貌和动物们,内心却有了自己的打算。

    这里是亚马逊热带雨林?这些绑匪把他绑到了这个充满危险的地方,可恶!这让他怎么逃?

    爸爸妈妈曾经说过雨林很危险,这里遍布毒虫蛇蚁,这里有最凶猛的野兽,这里有世界上最大的蟒蛇,这里有最凶恶的鳄鱼,这里也有最毒的蜘蛛和青蛙,还有那些有毒的植物随时能要人的命。如果他们把他扔在这里,他还有命活吗?

    他曾听爸爸妈妈聊天时说过这里,当时他还特意上网查了这里的情况,这里离家太远了,他根本逃不出去。

    网上说,这里很危险,每走一步都危机重重,弄不好小命都会丢在这里。

    他不能动,在搞清楚这里情况之前他什么都不能做,他只能等待。

    可是爸爸妈妈知道他在这里吗?他们会来救他吗?

    廖正阳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很危险,不只是这些绑匪有可能会伤害他,还有这里的环境随时能要他的命。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