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怀忧患老僧苦弥留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话说大运河,纵贯神州南北,历经千年沧桑。溯河而行,览不尽锦山秀水,道不完人杰地灵。蜿蜒至冀鲁边界的卫运河段,两岸更是沃野绵延,棉麦丰足,民风善良淳朴,百姓仁爱忠义。可惜,适逢倭寇践踏国土,这一带土地一如东北、华北广大国土,遭贼寇觊觎,眼见得将被虎噬熊啖,民众难逃劫难……一部烽火奇侠的传奇故事,便缘起于此时此地。

    寒冬午夜,卫运河东约四十里的一座破败古刹,断壁残垣沉寂在无边的夜暗中。仅有的一座殿堂灯光微明,映照着色彩斑驳的泥塑佛像。一侧卧榻上,躺着奄奄一息的方丈智通。

    弥留之际的老僧微眯着双眼,似在侧耳细听,又似在默默等待。

    殿外朔风凛冽,席卷着无边的旷野。严冷的气流从门窗缝隙吹进殿堂,发出尖利的哨音。殿内寒气逼人,灯光摇曳,暗影森然,令人心惊神荡。

    智通忽然睁开迷离的双眼,奋力挣扎似要坐起,边大声嘶喊:“杀贼,快,贼寇来了!”

    徒弟觉信端个粥碗从后殿进来,急忙上前搀智通坐起,问道:“师傅,您怎么了?做恶梦了吧?”说着挨他坐下,“您趁热喝下这碗粥。两天没吃东西,怎能行哩!”

    智通失神地盯着觉信,喃喃说:“不好,我看见东洋鬼子杀到咱们这一带,好一通烧杀抢掠,比当年那帮作恶的洋人还要凶暴,景象惨烈。不吉之兆啊!莫非真的又有灾难临头?”

    觉信用小匙舀起粥,送进师傅微微张开的嘴巴,边说:“鬼子离咱这里远呢,哪里说来就来……师傅想得太多了!喝下这粥,我再去给您煎药,很快,您就会好起来的。”

    智通喝一口粥,便停下来,凝神听着什么,吃力地说:“殿外这声音,像波涛,像奔马……是万家林的松涛声音吧?”

    觉信倾听,外面果然有一股特别宏大的声浪呼啸涌动,似极远又觉极近,豪壮却又沉闷。

    觉信回答说:“是,师傅听得好真切。”

    智通摇头叹气:“这万家林,与咱们灵台寺相依相傍,悠悠数百年。而今国难当头,我寺门朽祚衰,恐怕要累及这百年老林啊!”随即泪水溢出眼眶,沿两颊皱纹流下。

    觉信劝慰:“师傅别过分忧心,等你病好,徒弟跟您一道设法重振我寺,再现往日的盛况。”

    智通连连摇头:“你在宽慰我,为师心里明白!”即颤抖着双手,从觉信手里接过粥碗放在一边,“这粥太热,等一下让我自己来。有件大事,为师一直藏在心里,如今必须告诉你了。咱们的寺宝无影碑……”

    觉信诧异说:“无影碑?师傅说过多次,这碑沙掩土埋,没了踪迹,如今怎又提起?”

    智通着急:“不,那是我哄骗你师兄觉真的话……”

    觉信吃一惊,站起身说:“是这样?师傅,给您煎的草药快好了,等我去殿后端来,再仔细听你叙说。”说着匆匆跑去后殿。

    就在此时,一个裹巾蒙面的汉子鬼鬼祟祟出现在窗外,俯身向殿内窥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